翻页   夜间
说说文学 > 客栈武林 > 第36章 定计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x33.net
    在北极天与谛听的主人玄武返回京城之后,在小小的悦来客栈之中,尚不知道这个消息的崔实恪与卫矛,以及以二人为头领的上层派与底层派香主们,仍旧还在争吵着。

    与不久之前只有卫矛等四人前来不同,这个时候,整个底层派的所有香主都已经抵达了悦来客栈。

    倪梁虽然是“罪有应得”、“罪该万死”,但他还是为这些曾经的盟友们贡献了最后一点价值——那份五城兵马司兵丁们的巡逻路线图。

    正是靠着这份路线图,一众底层派的香主,才能在宵禁的时候,悄然赶到悦来客栈之后,站到卫矛身后,为其提供声音上的支援。

    而至于上层派吗,

    人数只有四人的他们,早就已经齐聚于此了。。。

    。。。

    两派争吵的根源自然还是在亢金龙的身上。

    只不过,与上一次两派就是否需要留下亢金龙,以及是否需要借助亢金龙的力量来为他们自身谋求利益不同,这一次,双方的利益倒是一致的,都想要通过亢金龙来达到为他们谋求利益。

    毕竟,为了获得这个机会,底层派们将倪梁这个与他们相识多年的盟友卖了个干干净净,若不是为了利益,他们又怎么可能会干出这等对自己人下手的事情。

    当然,也因为如此,自觉这一次已经等于用倪梁的人头向亢金龙纳了投名状的底层派们,希望与上层派平分在未来可能获得的一切好处。

    而自觉谋划了许久,而且若非是底层派们蓄意捣乱,自己已经与亢金龙达成了交换条件的上层派们,自然是不干的。

    他们认为,底层派的人这一次亲手清理掉倪梁的做法只不过算是将功补过,根本不配和他们平起平坐,平分利益。

    毕竟,这件事从头到尾,一直都是他们上层派的人在谋划,在城中辛苦的寻找亢金龙的下落,也是他们冒着巨大的危险与亢金龙取得了联系,并在倪梁这个胆大妄为的混蛋派出刺客刺杀亢金龙之后,果断的将亢金龙请回了悦来客栈,这才算是最终稳住了亢金龙的心,才有了后续的可能。

    现在当初坚决反对,而且还曾经暗中阻止过的底层派突然冲出来,就靠着一个本就该死的倪梁的命就想要与他们平分利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而面对上层派的指责,底层派们立刻做出了强烈反对,觉得这是上层派在故意诋毁他们。

    是,他们在上一次聚到一起商议这件事的时候,是在嘴上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但他们不过就是在嘴上说一说罢了,从来都没有付诸行动过,至于倪梁那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所做出的那些破事,他们事先全都不知情,不知者无罪,上层派怎么能将倪梁一个人的错误摊到他们所有人的头上呢?!

    至于上层派说的那些功劳,底层派倒也没有否认,他们也认可上层派凭借这些功劳的确是应该可以得到多一部分好处的。

    但是,马上,底层派便提出了他们敢于提出与上层派平分好处的底气所在。

    人员数量,以及他们的“身份”。

    无论是所掌控的普通门人的数量,还是香主的数量,底层派都比上层派要多上近三倍。

    也许,在最初发现亢金龙,以及请亢金龙留在京城,加入北极天这一系列的事情上,上层派的确是起到了比他们底层派更重要的作用,但接下来,在如何让亢金龙更快的进入北极天的中上层,而且尽快站稳脚跟这件事上,他们底层派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乍听起来,底层派的这种自信似乎有些莫名其妙,毕竟在与北极天中上层的关系上,明显是上层派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否则,上层派也不可能仅仅以只有底层派不过四分之一的人员数量做到与对方分庭抗礼。

    但面对底层派提出的这个理由,上层派却没有任何一人出声讥讽。

    因为他们也理清了底层派这个理由背后的逻辑。

    的确,上层派是有着北极天中上层在背后的暗中支持,但同样的,这份支持背后,很多时候也代表着控制。

    如果只有上层派他们一伙人将亢金龙推上去,说不定会招致他们背后那些人的猜忌,怀疑他们是不是想要另立门户,另起炉灶,脱离掌控。

    如果果真如此的话,那亢金龙想要爬上去,只怕就会面临这些上层派幕后之人的阻挠,变得困难重重。

    而同样的,如果只有底层派一方站到亢金龙一边,想要将亢金龙推上去,同样的那一伙人,会认为底层派这是想要借助将亢金龙推上去,并在亢金龙获得足够的权力之后趁机翻身,如此一来,亢金龙命令的打压、刁难只怕会更加严重。

    只有他们两伙人针锋相对,全都表现出一副想要与亢金龙尽量弄好关系,以求亢金龙倒向他们的模样,才能使得那伙人觉得可以拉拢亢金龙。

    北极天中这么多“码头”,那伙人也有敌人,在觉得亢金龙不会威胁到他们自身地位、利益的情况下,自然愿意卖亢金龙一个好,与亢金龙打好关系,从而让自己多一个盟友。

    毕竟不管怎么说,亢金龙都是曾经东极天中地位仅次于尊主的七大星主之一,这能力肯定是不用怀疑的,这样的人,只要给他机会就绝对能够带来不小的“惊喜”。

    这一点,连厮混底层的崔实恪、卫矛等小小的香主们都能看得通透,北极天中上层那些心思比他们还要深沉的多的人又怎么会看不明白呢?

    或许,就算这一次两派联合起来演了这么一出戏,依旧还是有人会认为亢金龙对他们自身是个威胁,对亢金龙进行刁难、打压,但绝对不会像两派单独将亢金龙推上去那般,面临近乎“举目皆敌”的糟糕局面。

    这对有着想要让亢金龙爬的尽量高,以便未来能有足够雄厚的靠山来为他们撑腰的两派来说,该怎么选择,显然并不难。

    更何况,底层派那足有近两百人的门人,多达十多个香主的巨大数量,也的确能够让亢金龙面临的质疑声要小得多。

    。。。

    虽然心中依旧觉得有些不忿,但最终,崔实恪等几个上层派的香主,在一目了然的情况面前,还是只能选择了妥协与让步,让底层派的人与他们平起平坐,平分好处。

    不过,底层派的人却似乎依旧觉得这“阵势”还不够大,忍不住提起了之前近乎被两派遗忘的,当初同样在两派争斗现场的另外几个人。

    “那我们要不要将说书的董破嘴他们也叫来?”

    底层派口中的“说书的董破嘴他们”几人,自然就是当初在底层派与上层派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充当和稀泥角色的中间派。

    当然,这是相对好听一点的说法,难听的话,应该就会被骂做“骑墙派”了。

    而骑墙虽然看起来风险小,但从这一件事中就能看的清楚,最不被待见的,也从来都是这些骑墙派,若非是有底层派的香主“脑子一抽”想到了他们,提了一嘴,只怕等到亢金龙正式加入北极天之后,那些骑墙派们才能从上面传下来的消息之中得知这个消息。

    真到了那个时候,显然一切什么都已经晚了。

    “呵,好啊,”

    面对对方提出的这个颇为“脑残”的建议,崔实恪满脸讥笑的开口回答道。

    “只要你们愿意从你们那份好处里分给他们就可以。”

    “咳咳,崔掌柜的不用在意,他只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别在意,别在意。”

    身为底层派推选出和崔实恪谈判的代表,面对崔实恪这毫不遮掩半分的朱果果的嘲笑,卫矛只能连忙干咳两声,脸色略显尴尬的开口回应道。

    人数多的确有人数的优势,但同样的,人数多的劣势也是显而易见的。

    就像刚刚脑子一抽提出这个“脑残”建议的底层派香主,就绝不会在只有区区四位香主的上层派中存在。

    因为哪怕是脑子不够想不明白,这倒不是人数越少就越聪明,而是因为人数越少,他们心中就越清楚自己开口说出的每一个字所代表的分量就越重,因此,他们心中也就会越郑重。

    当然,也有些狂妄自大、目中无人,或是实在是脑袋里缺根筋的人不会在乎这些,但很显然,前者不会服崔实恪,不会让崔实恪代表自己,后者,则肯定无法坐上香主这个位置,哪怕这个位置小的不能再小了。

    毕竟,如今正是太平盛世,人口早已从战乱时期恢复了过来,也因此,在这里,也许什么都会缺,唯独人,是绝对不会缺的。

    反观底层派那边,人数众多,尤其是那些坐在人群之中,前后左右都是同袍好友的情况下,心态自然也就会“放松”下来。

    也就更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情不自禁的吐露出自己的内心中突然冒出的想法。

    当然,除开两派心中都对骑墙派心有不满之外,崔实恪毫不遮掩的直接出声嘲讽,而卫矛却只能用咳嗽来掩饰尴尬,而没有进行反驳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个。

    那便是二人心中都十分清楚,叫上那群骑墙派参与这件事中对他们毫无帮助,反而还会“稀释”他们原本能够得到的好处。

    因为如果叫上了那群骑墙派,就等于是整个底层的所有香主同时站到了亢金龙背后为其“背书”,看上去似乎是更加有底气了,但实质上,反而会引起怀疑。

    怀疑他们其实早就已经串通好一切。

    本就是串通好的他们,自然不愿更不能被上面那群人精怀疑,因此,对那群骑墙派自然是躲避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上赶着去拉上他们,引起怀疑呢?

    。。。

    在东方已然露出一抹鱼肚白之时,底层派与上层派经过了近一夜的“激烈交锋”之后,终于最终定下了这一切。

    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两派这近乎一天的激烈争吵过程之中,身为这件事中最重要人物的亢金龙,却始终不见踪影,仿佛他完全处在只能听任两派商议完毕之后,任由两派处置的被动境地一般。

    但从昨夜在处置倪梁率领所有手下前来,打算与他同归于尽那件事来看,真实的情况显然并非如此。

    毕竟,在昨夜,亢金龙已然隐隐有着统领、调派两派人的迹象,就算在危机解除之后,稍有反噬,也不可能完全一点影响里都没有,甚至连参与其中的权利都被剥夺。

    而当崔实恪与卫矛拿着那份二人共同起草,并且取得了所有底层派与上层派香主认可的秘密协议,敲开亢金龙一直住着的那间客房,然后毕恭毕敬的走进去,双手将这份协议呈交给亢金龙的时候,答案显然已经揭晓了。

    亢金龙不是被两派“反噬”,丧失了权力,而是更进一步,彻底拿到了让两派都臣服的权力。

    也正是因为如此,崔实恪才会在明知道己方香主数量不足对方四分之一的情况下,依旧有底气让底层派的其他众多香主们进入悦来客栈之中,共同商议这件对双方都很重要的大事。

    而为了表示自己的不偏不倚,亢金龙才会选择不参与他们的商议,而是只看结果。

    显然,亢金龙的做法很得人心,哪怕是那些之前未曾接触过亢金龙的底层派香主,也觉得这位只见过一面的“大人物”的确很有气魄。

    上层派的崔实恪四人虽然之前对亢金龙这种颇有些“忘恩负义”的做法,心中略有不满,但在刚刚与底层派的商议(争吵)过程之中,尤其是当卫矛说出他们原本那个计划的破绽之后,他们也终于“领悟”了亢金龙这么做的用意,心中原本的那一丝不满,也都被敬佩以及丝丝感动所取代了。

    在他们想来,亢金龙只怕早在他们刚刚提出那个建议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想到了这一切,但哪怕如此,亢金龙也没有直接提出来让他们难堪,而是故意引底层派的人前来,让他们自行“领悟”,给他们留足了颜面。

    对于这样懂得体恤下属的亢金龙,他们心中全都觉得:

    自己的未来必然是一片光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