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说说文学 > 王妃每天都盼着守寡 > 第一二九章我没空
    

  康王道“瑾儿不必如此伤感,昨日我新得一方,最是添精养气,明个让人送去。”

  司承瑾道“四皇兄有心了,瑾儿也不过是糟蹋那方子罢。”

  众人又安慰他一阵子。皇帝盛装祭祖先,礼部的人早就准备好了祭祖用的水果,糕点,还有几把香。礼部尚书先是在案边念叨一大堆有的没得,皇上叩首上香,他们也纷纷效仿。礼毕,司陌面对着他们“你们都是寡人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玾儿的事情,寡人十分痛心,有人说永县的事情,玾儿是幕后黑手,寡人派人查验,永县的百姓并不是传说的那样,他们那里吃的饱睡的暖,永县县台为了百姓生计绞尽脑汁。宁王做事寡人一向放心,这是有人要害他,寡人差点酿成大祸。”永县的事真相大白,宁王是被冤枉的。

  众人道“父皇英明。”

  司陌又道“可恨的是,灾民不是永县来的,而是权县来的,权县的灾情比永县严重,权县县台私自隐瞒不报,使得百姓流离失所,让奸人有机可趁。”宁王听得真切,也努力的克制自己。

  司承瑾抱着他道“终于还大皇兄清白了。”

  司陌又道“你们都是寡人的骨肉,无论你们那一个人有事,寡人都心中不安,今日你们就在祖先面前起誓,若对手足存疑心,将会失其所有!”

  他们每人都在祖先牌位前郑重发誓,礼毕后,司陌便让他们回去了。司承瑾对今日父皇的举动有所疑虑,祭祖先都是每年的清明节,为何今年初三就祭祖,这真让人有点想不通。想得通也好,想不通也罢,父皇的心思难以琢磨。下台阶时,一个不留心差点滚落下去。

  康王笑道“瑾儿可是烦恼府里之事?”

  司承瑾道“唉,别提了。这好不容易才清静一会。”康王道“瑾儿不愿回府,去四哥府中耍会。”司承瑾道“我…”七公主过来了,她打断了司承瑾的话“我能否去见一下嫂嫂?”

  司承瑾心想眠儿还指不定怎样恼火他,有个人过去扑火也不错。于是点点头,七公主又道“我给嫂嫂准备了礼物。”

  康王道“怎不见小七给四嫂准备礼物?”

  七公主道“四哥钱多,府里多的是珍贵物品,四嫂未必能看的上,又不好意思说明,与其在哪里格格不入,还不如不送。”

  司承瑾道“我们小七是越发的能言善辩了,四哥都被你说的哑口无言。”

  一路上七公主都在抱怨她和初尘的婚事,虽说皇后同意延期了,还是要成亲了,这些日子,她越发的怀念和楚思瑜在一起的日子了。自父皇废除了他们的亲事,楚思瑜一点消息都没有,甚至一封信都没写给她,今个去找眠儿,一则是看看她,二是想侧面打听一下楚思瑜的情况。

  司承瑾提前告知她“府里最近有些乱,眠儿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她要是语气冲,言语激烈,你也别在意。”

  七公主当下明白他的意思了“你又惹她生气了?母后不是让你静养着,你怎惹是生非。”

  司承瑾道“你们女人心如海深,着实不解。”

  七公主道“打小在脂粉堆里长大,讨女孩子欢心都不会么,你看看二哥,伉俪情深。”

  两人站在大门紧闭的凤麟洲前,司承瑾问道“王妃去了何处?”路过的一个小丫头道“去了菊园,王妃还交代,爷的东西全都搬到药浴馆。”

  七公主看戏的神情瞧着他,司承瑾道“凤麟洲一向不关门,今日为何闭门。”小丫头道“王妃说怕阿猫阿狗跑进去,收拾起来太麻烦…”

  居然把他比作那些东西,司承瑾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小丫头忙行礼退了下去,七公主笑道“把小丫头吓得。”司承瑾道“去把王妃请回来,说七公主前来拜访。”除了随行的流云和七公主的丫头,哪还有旁人,流云亲自去了。

  却说眠儿和卫侧妃等几人玩的不亦说乎,那几个夫人也越发大着胆子道“王妃输了,可是要在脸上画花的。”

  眠儿道“我怎会输,倒是几位姐姐,再输下去脸上怕是没地画花了。”

  卫侧妃笑道“眠儿妹妹要小心了。”在她们的算计下,眠儿输了,众人起哄,这个说画龟,那个说画王八,卫侧妃道“你们脸上都是好看的花,眠儿脸上是龟,岂不是欺负人。要我说,咱们给她脸上写字如何?”

  难道她开心,随她们闹去,不就是写字么,她把脸伸了出去,卫侧妃在她脸庞上写了一个瑾字,众夫人笑嘻嘻的,要再来一把,流云在外道“王爷请王妃过去一趟。”

  一听司承瑾叫她,众夫人消停下来,她撂下脸子道“我没空!”

  流云又道“七公主来访。”

  管她什么公主,不想去就是不想去,况且她和七公主这几年也不怎么来往,她前来拜访定是为了思瑜哥。众人也识趣劝她道“妹妹去打个招呼,姐姐们等着你回来。”她这才不情愿的从菊园出来。问道“可是说了有何事?”流云说不知。她道“没事尽爱折腾人,真真的是亲兄妹。”

  她之所以心情好去了菊园,是因为收到了楚思瑜的信,他说已经启程再来京都的路上,估计花灯节前后到达,还说有惊喜给她。被司承瑾破坏的心情方好转起来,遂命人把司承瑾的东西全都送到了药浴馆,众丫头小厮不敢问为什么,便照着做了。此时,她也是奔着药浴馆去,流云道“爷在王妃的园子等着。”

  眠儿道“王爷身子不好,需要药浴浸泡。药浴馆距凤麟洲不近,来回折腾不好,你去告诉他,就说我在药浴馆等着。”

  药浴馆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里面布置的也是司承瑾喜欢的风格,她进来感觉一阵热气扑来,解下身上的披风交于柳儿,捡了靠窗子的一处坐下。不愧是司承瑾要住的地方,地龙烧的如夏日一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wx33.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