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说说文学 > 王妃每天都盼着守寡 > 第一百零五章替他求情
    正月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wx33.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流云笑道“不想让王妃知道,你就闭紧嘴巴。”

  叶眠儿是满腹心事,又处处讨好司承瑾,生怕他一个不满意就把从安弄到这竹园,彩凤已经等了好一阵子,看到他们二人你侬我侬,心中不免有阵微酸。

  “彩凤等了很久,菜也热了几回。爷终于回来了,王妃也来了。”

  司承瑾道“你先吃吧,本王跟眠儿还有事相商。”

  眠儿道“彩凤姐姐也不是外人,王爷有事不妨直说。”

  彩凤告退了,她也深知司承瑾的性子,即便她有天大的事情,只要叶眠儿在,都不能打扰。

  司承瑾带她至书房,推开门,里面掌满了蜡烛,拉她至中间“虽说我们两人时奉旨联姻,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三年过去了。所有人断定我熬不过去年冬天,在眠儿不懈的努力下,我身子越发的康健,我一直都知道眠儿渴望自由的生活,我也一直向这个方向努力,我也知道眠儿有心结,也怪我,没提前跟眠儿说清楚,那年抢眠儿玉佩一开始我以为是别的男子送你的,后来从别处得知是许将军的遗物,怕别人认出,对你不利。所以才使计夺了过来。”

  叶眠儿看着他,不知他说的是真话还是谎言。

  “如果我做错了事,你一定要原谅我!”

  额?这又是做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其实,今天我没惩罚从安,也没有要他跪在雪地里很长时间,是因为我担心你,他又不肯说出你去哪儿,还把送你的手炉便宜卖给侍女了。我只不过小惩一下。”

  叶眠儿眼睛眯了起来。他连忙解释道“我真没让他跪。是他说没照顾好你,非要自我惩罚,还说看着我们俩这样,他也很焦灼,也想给我们创造机会。”

  从安居然背叛她,内心全都怒火,在司承瑾面前还要装作不在意“所以,你替他求情?”

  “也不全是。我想替自己求个情。母后几次催问,王妃可有好消息。眠儿给本王生个孩子,好吗?”无论是他的眼神还是声音满了哀求。

  她应承下来生孩子这事,是要好好考虑一下了,父亲的冤屈还平反,花满楼的事情还没解决,现在还不是时候。

  “这书房除了流云和苏先生,也只有眠儿进来过。上次眠儿在书房等我,我还一直担心,你有没有触到机关,伤到自个。”

  她瞄了一圈,压根没看到像是有机关的样子。司承瑾把门关上,把栓子插上,书架移开了,后面是一面墙,也没有特别之处,司承瑾动了一下桌子上的砚台,墙体向两边推开,他拉着眠儿走进去,遇到了好几条岔路。约莫走了很久,司承瑾道“这条密道直接通往外面,用来逃生用的,我希望没有用上的那天。”

  “既是密道,你又为何要告诉我?”

  “你是要为我生儿育女的女人,对你无所保留。那日你求我漫漫的事情,她若不承认我或许还有办法,她承认就是花满楼的楼主,不肯说出是谁买凶杀人,我也无能为力,我知道你恼我,我又何尝不恼自己。”

  “说我不近人情也好,说我不察物情也罢,别人终究是我性命中的过客,唯独你是我的本命。一日,我从梦中惊醒,我梦到你被楚思瑜带走了,还跟他生了女儿,眠儿,你知道那时,我有多害怕你离我而去。以前我不认识你,是楚思瑜陪在你身边,现在你有了我,我必定会护你周全,不会让别人伤害你一毫。”

  眠儿笑道“思瑜是我哥哥,跟阿哥小哥一样,我怎会跟哥哥生孩子?”

  怎会一样,他早就发觉了,楚思瑜看她的眼神根本不是哥哥看妹妹而是男子看女子的眼神,还是心上人的那种,你把他当哥哥,他不一定把你当妹妹。你又助他成了郑国太子唯一人选,哪一日过来抢人,也未必不会发生。

  “眠儿,你会离开我吗?”

  眠儿道“你知道我们有一件事一直没完成,那就是我父亲的案子。参与陷害我父亲的人,你也看到了下场,我不知道你父皇参与了多少,等到那一日,我们两人还能心平气和的看着对方,我答应你,永远离开。”

  司承瑾有些心痛了,他宁愿父亲是被奸佞蒙蔽才下了那样的旨意,而不是因为猜疑。他道“我答应你,一定将岳父的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两人走到尽头,出口是一座小院的后花园,左右一望蓝墙灰瓦,司承瑾带她绕过假山,园子里所有的景色尽收眼底,冬日虽萧条了几分,也能看得出来年春天又是一番光景。

  “王爷竟有这样的私宅,也不曾见你来过几回”

  “眠儿可曾想过,我们老了以后的生活。”

  她从未想过老了以后会怎样,忽而想到今日遇到了老妪,顺便问了句“听说永县发了水灾,可有赈灾?”

  这些政事她向来不问,今日竟主动提了,“眠儿怎知永县水灾?永县乃是人口大县,父皇拨了万担赈灾粮,又拨了十万赈灾银,宁王亲自督办的。”

  “这些粮食和银两可分到了灾民手里?”

  这个事情他没过问,至于怎样赈灾,宁王早就拟好了计划,想必灾民也安置好了,比较宁王已经回来一段时日了。

  “今日我在街头看到一老妪说是投奔亲戚的,亲戚搬走了,一问才知道,老家受了灾,逃难出来了。方听王爷提起老了以后,想到了老妪。”

  “居然有这等事情?”司承瑾满震惊的,宁王身为嫡长子,不可能做出那些中饱私囊的事情,必定是下面的人办事不利,才导致灾民流离失所。“眠儿可知老妪住所?”

  “看到老妪,想到了带我的嬷嬷,所以将他们安置在客栈了。”

  “别人是否知晓?”

  叶眠儿摇摇头“这个我不知晓。今个雪大,好多铺子只开了半沿门,有些铺子索性闭门取暖。就来那些重利的商人也都停下歇脚。”

  这件事可大可小,永县来的灾民为何偏偏被眠儿遇到了,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这未免太巧合了,这巧合来的有些蹊跷,他道“老妪的事情交给我处理,你就不要到客栈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