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说说文学 > 王妃每天都盼着守寡 > 第九十三章你去寻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wx33.net
    
  玥儿面无表情道“你误会了,我寒儿有难,他父不仅不相助,还想着取他性命,他是我怀胎十月辛苦生下的,你不心疼我心疼。”

  “玥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本王没有要杀寒儿,本王把他关进诏狱是要保护他!”

  她冷笑道“君上把他关进诏狱是为了保护他?君上不妨细数一下,凡是被关进诏狱的人,有几个是能活着出来的,寒儿身为嫡子长子终究是阻了别人的路。别人对付他,我一点都不奇怪。君上对付他,是要报复我么?”

  “玥儿,我没有!”

  “你还没有,朝中权势全都握在媚儿娘家手里,支持寒儿的人几乎被赶尽杀绝,你制止了吗?身为一国君主,让一个女子祸乱朝纲,你是想让大周走向灭亡”

  王后听她说自己祸乱朝纲开始反击“玥儿姐姐言重了,本宫一向严谨恪守祖训,不插手朝堂事务,姐姐硬要把这莫须有的罪名按在妹妹头上,妹妹也只有以死明志了。”说着便假惺惺的向墙上撞去。

  玥儿直接抽出侍卫的刀扔向她“妹妹何须撞墙,死不了还留疤,不如用刀,一刀两断,还痛快!”

  王后颤巍巍的捡起刀架在脖子上“君上,媚儿来世再侍奉你!”

  众人求情道“请君上开恩,玥王后开恩,宋国使团尚在洛城,何必让人看了笑话。”

  江如初看向玥儿,她没有丝毫放过媚儿的意思。

  “把王后关进诏狱,宋国使臣走后,再处置!”

  王后手中的刀落地了,终于不用死了,诏狱那个地方虽不好,以她的身份还不是来去自如。

  “不必了,我周国历年向宋国进贡,两位使臣也不是外人,不如请他们一同前来观看评理,听闻医馆新来的叶医官医术高超…”

  “叶医官今日休沐,老臣可…”

  玥儿看了看医馆,没有叶眠儿那丫头,她踢了一下江夜寒,江夜寒痛醒了,看到眼前的阵仗,心想还不如晕死。

  到底是谁把他弄过来的,这位踢他的妇人是谁?好像没什么印象。

  “寒儿,还不快见过你母后”

  江夜寒不情愿的看了王后一眼,这个恶毒的女人,才不要跟她请安。

  “寒儿,你有二十年的光景没见过母后了”

  踢他的这个人才是母后,小时候的记忆虽然模糊了,大概模样还是没变。她没死,为何一直没出现,躲在后面看着别人欺负他,这个母后心肠未免太狠了。他的小脑袋倔强的转向了一边。

  “寒儿,我知道你怨恨母后,当时母后也是被伤透了心,不得已才抛下你。现在母后回来了,再也不会放下你,只要寒儿你想要的,母后都会给你。”

  多年的委屈涌上心头,坚强的汉子流出委屈的眼泪。

  君上派人召叶瞻回宫给玥儿检查身体,眠儿不在,携眈儿进宫做助手,叶瞻叮嘱他少讲话。

  这几日叶眈也没闲着,把洛城逛了一遍,宫里的那点风流轶事也被他打听的一清二楚,尤其是君上如何登上的王位,那可是描述的绘声绘色。

  “阿哥,君上当真是那种人?”

  叶瞻道“既然别人家的事,我们莫道长短。”

  “你在宫里就没听说些什么?”

  叶瞻道“你又不是妇人,打听那些作甚!”

  “阿哥,你瞧不起妇人!又不是每个妇人都是长舌妇,有些男子更甚,巴巴说着别人的不是,殊不知他才是那个犯错最大的人。”

  叶瞻懒与他争辩问了一句“你当真要继续唠叨?”

  叶眈识趣的捂住了嘴巴,这个阿哥除了对眠儿比较温柔,对他可是下死手,他们一点都不像兄弟,好像世仇。

  到宫门口,叶瞻接过药箱对他道“眠儿在司承瑾住处,你去寻她。”

  叶眈道“人家小两口正甜蜜,我才不去扰他们。”

  “阿哥,小哥”眠儿从玉春楼出来直奔王宫,又在门口遇到了阿哥他们,真是幸事,她把在玉春楼知道的一切告诉了阿哥,又把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

  王宫必有大事发生,叶瞻让眈儿去请司承瑾入宫,自己和眠儿先进宫探查情况。叶眈道“我们还是别去趟这浑水了。”

  “眈儿,有司承瑾做后盾,我们必定全身而退。”这件事牵扯争权夺势,从答应江夜寒送他回来那一刻,他们已经很难抽身了,现在王后一族掌握了主动权,江夜寒怕是难上加难。

  叶眠儿在君上寝殿见到那妇人一点也不意外,那妇人见到叶眠儿就像第一次见到她“你就是叶医官的徒弟?”

  叶眠儿点点头。

  “玥儿,叶医官医术高明,缠绕本王身上已久的顽疾,也快痊愈了。”

  她叫玥儿,想必在二十年君上也一直没忘记她。

  “我的身子无碍,只是我可怜的寒儿,身上处处是伤,劳烦叶医官。”玥儿在殿内绕着香炉走了一圈“这香的味道过于重,换成栀子花的香料,也让这空气也换一种香味。”

  宫人换了栀子花香料,她深吸一口“空气新鲜了许多。”

  叶瞻道“太子殿下身子无碍,过度疲劳,饮食不规律,导致身子有些虚弱,静养几日便可。”

  两人正瑜告退,玥儿道“听说两位来自宋国京都?”

  叶瞻点点头。

  “我有一旧友,也曾生活宋国,不知道两位可曾相识?”

  “回娘娘的话,小人八年前道的京都,不知道娘娘所问何人?”

  玥儿道“想必你也不识的,本宫让人去请了静王和定王,两位要是有兴趣,不妨留下来听听。”

  叶眠儿心想,这指定是与父亲的事情有关。在一旁站着听个仔细。

  朝中的重臣来了几位,包括王后的哥哥。君上赐座赐茶,老臣们不知道君上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默默对视道“臣惶恐。”

  君上道“本王怕是不久于人世,这大宝必有人继承,本王请几位过来,就是想听听你们的意见。”

  王后派人给家里送了口信,来之前做了准备,只要不利,便发出行动暗号。

  那些臣子在官场滚打摸爬了几十年,个个狡猾如狸,谁也不肯先表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