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说说文学 > 王妃每天都盼着守寡 > 第八十八章守好王妃的本分
    正月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wx33.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你管我,我又不是静王妃。对了,静王妃可知王爷在洛城左拥右抱?还是王爷的高傲冷漠都是装的…”

  静王本就不善言辩,又被她这一通说,脾气上来又极力克制“本王念在你是瑾儿的王妃,不同你计较,本王曾告诫过你,做好一个王妃的本分!”

  她不乐意,这是变相的说她不守妇道,没有大局的格调。

  “还请静王做好一个兄长,王爷的本分!”真是气死她了,离开前她又道“落水的凤凰不如鸡,尤其还是个落汤鸡”说罢,便扬长而去

  静王被她气的原地石化,瑾儿到底娶了一个怎样刁钻的妻子。

  司承瑾出来找他的时,他正提着靴子倒水,司承瑾笑道“皇兄小恭失足了?”

  司承瓀道“都是你那个王妃干的好事!我这脸上,衣衫上全都染了色。”

  司承瑾道“皇兄莫要跟眠儿一般见识,她年纪尚幼,正是贪玩的年龄。”司承瓀气鼓鼓道“我这个年龄已经在战场征战数年。”

  司承瑾好话说尽,司承瓀方没那么生气了。

  “我新做了一件碧蓝色衣衫,拿给皇兄换上可好?”

  司承瓀瞧了瞧身上,这让他怎么出去。司承瑾要把外衫脱下来给他披上,司承瓀道“比这在狼狈的情况,我都遇到过,你身子骨弱,这外衫还是你穿吧。”

  流云去拿了新的衣衫给静王换上,又让宫人打来赶紧的水洗漱,碧蓝色的衣衫穿在静王身上,多了一份稳重成熟,穿在司承瑾身上那就是添了几分调皮和生机。

  叶眠儿没直接回医馆,而是去了废园找那妇人,问问周国和宋国之间的关系,这司承瑾怎么就突然来访问,之前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次钻狗洞轻车熟路,除了身上有点泥土,发型一点也没乱。那妇人正在浣衣。

  “老姐姐,我来了。”她去膳房顺了一些吃食带了过来。

  那妇人看着她一手提着烧鸡,一手提着一坛酒,双手在腰间擦了擦“可是遇到事了?”

  她席地坐下,旁边就是一堆白骨,她道“老姐姐能不能换个地方,挨着它有点瘆得慌。”

  “你先去后院,我晾好衣服就过去。”

  后院有个凉亭,她就在那等着,看到妇人过来时,她道“老姐姐可知周国和宋国有往来吗?”

  妇人的凝住了笑颜“我知道的不多”

  多与少没关系只要是对她有用就可以。

  周国和宋国本是两个没有交集的国家,自这园子大火后的五年,妇人听闻知初逃到了宋国,她蛮欣慰的,即便不在他身边,他还活着。那些年她日日幻想,有一日他突然出现在面前,可惜,这只是个梦境。周国和宋国建交是在二十年前,是许家出事后不久,江如初亲自带着使团出访宋国,还给宋国带去丰硕的贡品。江如初和司陌两个人关在书房谈了很久,就连一旁侍奉的大监都支的远远的。没人知道他们谈论了什么。周国每年都向宋国进贡,江如初自称本王,臣民称他为君上。

  “我只记得,寒儿三岁的时候,他说要御驾亲征大概有两三年未在王宫,后来他回来后,我亲耳听到了知初去世的消息,自此后,我的人生没有希望,即便王后对我痛下杀手,我也没反抗,寒儿是我生的,你也知道了,玉春楼是我未入宫时,一手组建的,只为他回来时有个落脚的地方,这些年,我空欢喜了一场。”

  “你早知道太子殿下住在玉春楼?”

  “从你们出现在洛城的那一刻,就有人时刻关注你们的动向。还有人送来的你们的画像”妇人打开画卷,果然是她和阿哥。“你要画上还要美几分,墙外的男子就是他吧”

  “那您为何还要守在这里?”

  妇人道“为了一具具冤魂能有个固定的地方,他们虽然每天只送一餐,也说明有人记得这里,万一哪一天真相揭开,江如初那个伪君子,我要让他昭告天下为了王位,他是如何残害手足,再以死谢罪!”

  她心里打了一个冷战,最毒妇人心,这妇人真狠,孩子都生了,对江如初的恨意一点也没放下。

  “王后寝殿有个密室,一般只要是受宠的妃子起初都会关在那个地方,再移送至皇宫的下水通道,被一群老鼠噬咬而死。你那个朋友应该也被关在哪里。”

  那天商匀竹看她的眼神,足以让她放弃营救的决心。

  “我偷偷的进去了,发现人心是会变得。我不是她,也不知道那一刻她时不时真的想置我于死地,我发誓我不会再同她有任何关系。”

  “你还会不会救她?”

  她冷笑道“看时机吧,毕竟以前还亏欠她一些。”她拧了一只鸡腿给妇人“你希望太子殿下继承王位吗?”

  妇人道“我更希望知初的事情,能大白世上,至于寒儿能不能登上宝座,还要看他自己的意思。”

  “他以为您在极乐世界,每日自暴自弃。”

  那妇人笑道“玉春楼的人不会让他自暴自弃,静王和定王来访,刚好是个机会!”

  这妇人才是幕后操纵一切的人吧,她警惕起来,有话也不能同她多说了。

  阿哥还是在外面等她,“我们果真是心有灵犀。”

  叶瞻揪着她的小耳朵“你又在宫中祸祸人了,这次还是司承瑾的皇兄,你现在可是威名远扬,我看这宫中快没有不认得你的人了。”

  “嚄,疼疼疼,阿哥,你轻点,我这么一大人了,你还揪耳朵。”她踩着小碎步紧跟阿哥的步伐,慢一点怕是要把耳朵揪掉。

  “去道歉!”

  “阿哥,你不知道他说话有多尖酸刻薄。是他先说我的。”

  叶瞻这才放手道“下次找个没人瞧见的地方!”

  她揉了揉耳朵,仰望着阿哥“你是赞同我的?”

  叶瞻刮了一下她的鼻头“你是我阿妹,我自然是向着你的,即便你错了,我也会站在你这边。”

  有阿哥的守护真幸福。叶眠儿好喜欢这种感觉。

  废园距离宫里热闹的地方很远大概两三里的路程,她也觉得没那么漫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