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说说文学 > 王妃每天都盼着守寡 > 第六十二章司承瑾你去死吧
  闻熙将利器藏好,离去。

  庭院里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她仰望着上空,天灰蒙蒙的,要下雨的样子。

  一阵轻风拂过,司承瓀无声无息的站在她身后。

  “定王妃,为何要替本王说好话?”

  他那个人仍是一副冷冰冰的,给这炎热的天气降了不少温。

  “承瑾说不是静王,那一定就不是静王。”

  “瑾儿是如何遇刺的?”

  她简单的将那日的事情说了一下,略过了小哥,最后道“刺客原本是要杀我,承瑾为了救我,才身负重伤。”

  “本王定会查个究竟。还请定王妃照顾好瑾儿。”

  叶眠儿突然想起司承瑾口中的念叨的那个名字询问道“静王可知道虹儿?”

  静王身子一僵,怒目注视她“你怎知虹儿?”

  她摇摇头“我并不知,是承瑾在昏迷的时候,一直叫虹儿。”

  静王态度缓和了一下“以后不许在瑾儿面前提起。”

  虽不知者虹儿为何人,从来没有人在她面前提起,司承瑾也只是在昏迷时,低声撕喊,皇室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这大概也是个秘密。

  三更时分,她被人叫醒了“王爷的病情又恶化了。”

  白天司承瓀看过他之后就退烧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她撑不住回去休息,好几日不回畅园,被小哥搅的翻天覆地,侍女们每日忙的晕头转向,尤其是她软软的卧榻,被他弄成猪窝,于是对侍女说道“下次看到他不必客气,直接丢进湖里。”

  她一只手提着鞋子,一只手胡乱系上了衣衫,赶到了竹园,彩凤挺着大肚子,在人堆里格外扎眼,她叫侍女婆子扶彩凤去房间等待。司承瑾的房间站满了人,苏三郎看着她道“王爷伤了心脉,现在又受了风,怕是…”

  他的身子太脆弱了,经不住一点折腾,身体健壮的人挨了一刀,也不会像他这般,连忙问道“可有医治办法?”

  苏三郎道“有法子能帮助王爷治疗,需要王妃首肯。”

  苏三郎什么都好,就是有时慢吞吞的。挺让人着急的。

  “只要对他有益处,苏先生尽管放手去做。”

  原来畅园有一处是专门做药浴用的,在那里住了都快一年了,她竟然不知道有这个地,流云等一众人抬着司承瑾去到药浴馆,交待了她几句便离开了。

  文火熏蒸,去除他体内的风邪。

  这药浴馆烟雾缭绕,药香浓郁,一个正常的人在其内,怕是会变得不正常。司承瑾还一直昏睡,也没有丝毫醒来的意思。

  “司承瑾,你醒醒。”她轻轻拍着他的脸颊。

  他咳了几下,方言“这是哪里?莫不是天上?”

  他醒了,可以动弹,也可以说话了,叶眠儿激动的抱着他“你终于醒了,这几日照看你,我都瘦了。”

  司承瑾捂着伤口,头枕在她腿上“的确消瘦了几分。”

  她对着门外喊道“王爷醒了,快送来一些吃食”

  喊了半日,并无人回应。她低头看司承瑾,他长的挺好看的,像他这样俊俏的男子并不多见。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问道“虹儿是谁?”

  司承瑾的眼眸划过一道伤感,起身靠在圆柱上“谁在你面前嚼舌根了,本王定要扒掉他舌根。”

  看来虹儿真是禁忌,问不得。

  “王爷当真要拔了舌根?”

  “当然!”

  “还请王爷先把自个的舌根拔了,这虹儿还是王爷亲自告诉我的。”

  再一次想起虹儿了,上次还是三年前生病时,虹儿是自小服侍他的宫女,也算是令他情窦初开的女子,他卧病在床,虹儿总会变着法子逗她开心,后来她就不见了,听说是染了癔症,没了。为了虹儿,他足足数月不见人,不肯同别人交谈,最后皇后为虹儿修了墓地,他的心情方有好转。

  “本王还讲了什么?”

  “都是些风花雪月,我可没有你那般的文采,表达不出。”她还不至于吃一个故去人的醋,只是好奇虹儿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能住在他的内心深处,让他念念不忘。

  他吐了一口血,那血溅在她的衣襟上,脸上,她大吼道“司承瑾,你是故意的。”

  他拉着她的手,笑着道“第一眼瞧着有点像,你不爱哭,那日,看着你为我落泪,我的心是热的。你介意虹儿,说明你心中是有我的,即便现在死了,我也无憾了。”

  她抓住了重点,她只是一个跟虹儿很像的人,把她当成别人的替身,司承瑾你去死吧。她甩开司承瑾,大摇大摆的走出药浴馆,踢翻了门口放着的饭菜,在小溪边净面洗衣衫。

  守在门口的侍女去看司承瑾,他正闭目养神。

  几日下来,总侍女在她耳边反复“王爷的病症又加重了”,每次去都被他调戏一番,这哪里是病情加重了,分明是皮子痒了,找揍。说实在的,司承瑾每日这样折腾,她还真有点无法消瘦,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同他心平气和的谈谈。

  “中午请王爷一同用膳!”

  好奇怪,每日苏三郎都陪同他治疗,流云也会守在香薰馆外,今个怎么都不见人。

  司承瑾道“王妃良心发现了?要报答本王的救命之恩?”

  她的手在司承瑾的伤处狠狠按压了一下“那刺客要杀的是你,靠你太近果真没好事,我脸颊上铁定要留疤了。”

  司承瑾把她圈进怀中“王妃要在本王伤处撒盐。”

  他的伤好的未免太快了吧,这么大的力气,竟然没撕裂也没出血,苏先生所谓伤及心脉,邪风侵体难道都是欺瞒?

  “彩凤姐姐临产在即,王爷不妨抽时间多多陪陪她。”

  “本王身子尚未痊愈,还需静养。王妃倒是挺有心的,不妨你同她们多走动,也算是替本王分担一些府中琐事。”

  吸气呼气,冷静,她强迫自己平静下来。这几日被他气得胸口隐隐作痛。

  “王爷,就安心养伤,王府上下,我指定帮你打理的井井有条!”

  真是牙痛,这司承瑾是故意的吧。

  流云带着那日擒获的刺客,看着面目清秀,脸上那道刚结痂的疤的确减分不少。
    
    正月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wx33.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