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说说文学 > 王妃每天都盼着守寡 > 第二十七章针锋相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wx33.net
    
  “叶眠儿,饭尚不能乱吃,话更不可以乱说。”许叶瞻急了。

  两人争个面红耳赤,素玉扑哧一下笑了起来。“这位俊俏的小公子真是仗义,我与许公子相识多年,许公子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公子方才看到的那一幕,是我们醉清风话本中的一段。”

  这下糗大了,叶眠儿慢慢退后,许叶瞻挡住她的退路“请问叶公子,被你辱骂,毁我清誉,你打算如何赔偿我?”

  只是几句言语,早就随空气飘走了,无奸不商,这都要她赔偿。叶眠儿痛惜的捂着钱袋。

  “我也不为难你,只要叶兄对上我的诗,我就不追究你的责任了”

  对诗?太难了,都怪小时候贪玩,没好好做学问。

  “我们就先有的物件,如何?”

  这个时候司承瑾在,该多好啊,他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可惜了,早知道就不答话了,把自己弄的如此难堪。周围人一听有人斗诗,围了过来,叶眠儿勉为其难的点点头。

  “多情春意忆时节,管弦丝竹醉清风。闲阶静杨花渐少,事事堪伤北客情。”

  竟然用诗骂她多管闲事,真是死了,还你一个狠,让你瞧不起人。她想了想道“如何十万家有戚,犹喜平生佳友戚,玉笛一声霜不小,始知城市有闲人!”

  两人针尖麦芒对上了,周围人一声喝彩。有人出题,让他们以家人为题材。

  许叶瞻的眸子黯淡闲下来,眼睛里多了一丝哀痛。

  家人,叶眠儿想到了母亲和她思念的景澜别苑,就以景澜别苑为景。

  “有万顷云山野景,一春生计泪澜汍。几曾牵破别离心,秦关汉苑无消息。”

  叶眠儿念完。许叶瞻的身子微微颤抖,双眸微微泛红,他努力克制自己不爆发,景澜别苑,取自父亲和母亲的名字,这个四个字只有他们一家人才知道,叶眠儿这个郑国的十一公主她是如何得知的,这诗句还如实应景,几曾牵破别离心,秦关汉苑无消息。那一夜,灾难突如其来,父亲被皇帝的暗卫带走,哥哥,弟弟,母亲在大火中丧生,他那晚因追逐一只兔子,躲过了灾难,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在火海丧生,那时他就发誓,一定要为家人们报仇。父亲的属下带他去郑国避难,这在郑国一呆就是十年,六年前,再次回到京都,回到景澜别苑,满目凄凉,痛心万分。

  “叶瞻,你可是想好了?”

  许叶瞻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许某一直认为叶兄只会花天酒地,没想满腹诗书气自华。许某甘拜下风。”

  叶眠儿虽然赢了,她也没有很开心,隐隐约约有一丝心痛。

  许叶瞻支开了素玉,问她“眠儿是从何处得知景澜别苑?”

  叶眠儿道“我认识的一位夫人,她说景澜别苑景色优雅秀丽,就是很多年没回去看过了,或许这是她日思夜想的地方,所以方才就借用了夫人的思乡。你可知景澜别苑在何处?我倒真想已看一看。”

  许叶瞻避开她的眼神道“我也是听人提起过。”

  “方才听素玉唤你许大哥,你为何要欺瞒她?”叶眠儿没看出许叶瞻有任何的异样。

  “我本就姓许,她唤我许大哥有何错?”

  “你说你姓叶…”

  许叶瞻笑道“都怪我那日没把话说清楚,害眠儿误会了。”

  “你身子骨不好,还到处乱跑!”

  许叶瞻端起茶盏道“家人探听到连州有一种药材能治我的心疾,所以我就赶了过来。”

  “是哪种药材,眠儿也可以助你一起寻找。”

  “龙涎香”

  叶眠儿曾在古书里看到过,龙涎香是最名贵的药材,也极为难得,这连州有龙涎香,皇帝早就派人翻个底朝天,找出来给司承瑾治病,还能等到现在?她又不忍心浇息了许叶瞻的满腔希望。

  “眠儿定会尽心尽力寻找!”

  不碌碌无为的一天,真是爽。叶眠儿把龙涎香三个字刻在心里,想着寻到了药材分两份,一份治疗司承瑾的寒疾,让他欠一个天大的人情,回头合情合理让他去工部找设计图。一份用来治疗许叶瞻的心疾。也不枉相识一场。

  叶眠儿哼着小曲,兴高采烈的回到客栈,只见彩凤焦急的等在门口。看到她,彩凤叮嘱“爬山的时候,少爷从高空坠落,身上多处骨折。”

  叶眠儿暗喜自个躲过一劫,就说过不要爬山,他非要去。自作孽,自作自受,哈哈。

  “我笨手笨脚,照顾不了病人,还劳烦彩凤姐姐照顾少爷的一日三餐。”说完高高兴兴的搬进了一间空房里。

  司承瑾被她气的差点从床上坐起来,他也没那么严重,只是蹭破了皮,苏三郎故意夸大病情,就是想让叶眠儿愧疚,她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三郎,你给我出个主意?”司承瑾一肚子气无处发泄。

  “不如休了她,娶彩凤姑娘。”苏三郎打趣他。

  “她是说休就能休的主儿吗?竟出些馊主意。”

  “那爷自个拿主意,您也看到了,您受伤了,人家恨不能放烟花庆祝。所以你这腿有没有对人家来说,无碍。”苏三郎敲了一下他的伤处,要药箱放在一处,转身出去了。

  “痛!”

  不知是心痛还是身体痛。

  叶眠儿嫌司承瑾的鬼叫狼嚎扰了她的美梦,于是用棉花塞住了耳朵,在房间里又蹦又跳,有时嘴里还哼出“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司承瑾被她迷惑的歌声扰的是心神不宁,拖着受伤的躯体站在她门前。

  “我想我们有必要坐下来谈一谈。”

  叶眠儿靠在门上“谈吧”

  “就在这里?”

  叶眠儿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难不成我还要派几个人侯着不成?”

  “我知道后院风景不错。”

  叶眠儿嘲笑道“三更半夜,王爷还能觉得风景不错,佩服佩服!”

  司承瑾不是没见过她这么冷淡的口气,只是这次有点小情绪在其中,还以为他和彩凤去爬山,叶眠儿吃醋闹小脾气,假装站不稳顺势抱着她“眠儿,你亲手把她推给我。眠儿定是考验我。是我错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