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说说文学 > 王妃每天都盼着守寡 > 第二十二章叶眠儿被套路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x33.net
  叶眠儿道“不是我不愿帮你,只是我来到京都的日子尚浅,王府有很多规矩,我都不甚了解,王爷要惩罚属下,我可能干预?”

  那人又磕了头道“王爷对王妃宠爱有加,只要王妃开口,王爷必定顺从!”

  叶眠儿考虑了一下“我试试。”

  王府的地牢密不透风,不是有人带着,叶眠儿根本不能分辨方向。王府的地牢比东城府衙的牢房可怕多了。司承瑾的那些心腹赤裸上身,上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伤疤,新伤旧痕,让人看了的确是于心不忍。

  “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叶眠儿用绢帕遮了一下,她最见不得这些。这个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主实则是最腹黑最狠毒的人。幸好,没有得罪他。

  “王妃,这边。”

  曲曲折折,不知道了弯了多少道,叶眠儿听到惨烈的哀嚎声,求饶声。

  “王爷,属下知错。请王爷责罚。”

  “王爷,属下办事不力。愿意接受惩罚。”

  ………

  匕首刺向他们的手臂,鲜血汩汩而出。他们每个人都忍着痛,忍到了脸上冒汗,额头暴突青筋。

  太没人性了。惜命的她,不自觉的往后靠了靠。

  流云看到了叶眠儿,便对着司承瑾小声说了几句,司承瑾嘴角扯起笑意道“本王的规矩你们都知道,本王从来不养废材,既然你们无用,本王留着也是浪费银两。流云,送他们上路。”

  叶眠儿一听上路,双腿发软,跪坐在地上,他还真下得去手。

  “爷,换个地方吧。这有点血腥,怕脏了你的眼睛。”

  犯了错的侍卫被赶到另一间石屋里,叶眠儿本能的捂住双耳,惨叫声还是传进她的耳朵,有人在她面前蹲下。

  “王妃怎么找到这里?”

  带叶眠儿进来那个人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司承瑾笑道“既然你和他们情同手足,不如陪他们一同前去。”

  杀人如麻,嗜血成性,残忍暴虐都是故事里存在的,没想到竟然亲身经历了一回。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

  “可不可以饶了他们?”叶眠儿的声音软糯无力,在司承瑾看来,充满了诱惑和想探究的欲望。他拉着她的手,眼神温柔的像极了春日的微风。

  “一物换一物,王妃拿什么让本王来应允放了他们。”

  “那你想要什么?”

  司承瑾飞快的攫住她的唇瓣,让这炙热吞噬他的思念。

  方才还在受罚的侍卫和流云一同躲在一旁看热闹,“王爷和王妃和好,也不枉咱们卖力演出。”

  一定是吓傻了,忘记反抗。又让司承瑾占了便宜。叶眠儿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她很懊恼,那些受罚甚至被砍杀的侍卫一个个生龙活虎的站在她面前。

  “司承瑾,你这个大骗子。我一定要你好看!”

  畅园几只飞鸟落荒而逃。

  这次叶眠儿也算是因祸得福,司承瑾撤去了跟踪她的人。他心思向来难猜,叶眠儿不放心,决定测试一下。

  她和从安悄悄溜出王府,在街上东看看西逛逛,果然没人跟着,可以去景澜别苑,可惜,还没拿到设计图。叶眠儿正郁闷着,有个衣衫褴褛的少年冲出来,双手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喝道“司承瓀,你还我爹娘姐姐的命来。”便向他们冲来。

  少年穿过他们直奔后面,叶眠儿转头看去,少年已经被司承瓀的侍卫拳打脚踢按在地上,面孔埋在青石路上。

  “怎么回事?”司承瓀皱着眉头不悦的问。

  “爷,你先回府,这个不知死活的小瘪三分明要毁灭你的名声,属下必定回查清楚,谁在幕后指使。”侍卫满脸谨慎。

  司承瓀点点头,进了一家茶楼。

  侍从拽起少年,斥道“谁指使你!”

  少年倔强仇恨的眼神盯着那侍卫“报亲人之仇,何须人指使。你的父母身首异处,姐妹被欺辱而死,你会不会替他们报仇,司承杀了我父母,玷污我姐姐又杀了她,此仇不报,我有何颜面去见姐姐。”

  侍卫又踢了他一脚“满嘴胡说八道。”

  少年本就身子弱,又挨这一脚,有点奄奄一息。他挣扎着坐起来,忍痛道“敢做不敢认,司承瓀,你个缩头乌龟…”

  侍卫又是一脚,那少年口吐鲜血,晕厥过去。

  “胳膊拧不过大腿”

  “可惜了,小小年纪”

  ……

  路过的行人都会叹息一句,没有人驻足帮一帮这个少年。叶眠儿正想司承瑾的人在的话,会不会向他报告呢,司承瓀是他哥哥,怕又是帮亲不帮理吧?寻常百姓向来如此,更何况是关乎皇家的颜面,司承瑾在的话,这个少年怕是死的更快。

  天底下怕是没有比曹操更快的人,方才还在心里想着,苏三郎给少年诊脉,司承瑾面含桃花,微笑着站在她对面。他每次笑都没好事,叶眠儿有点瘆得慌,还是躲的远远的。

  “爱妃又要逃跑?”

  叶眠儿皮笑肉不笑道“我只是见不得这种场面。”尤其是涉及到皇家秘闻,要是听到了不该听的,看到了不该看的,脑袋还能保得住吗?

  “皇兄必定是受人诬陷!”司承瑾问都没问一句,无条件相信。叶眠儿鄙夷的小眼神看着他,不愧是一母同胞。“你不了解我皇兄,也不了解男人。”司承瑾在大街上公然捏她脸颊。

  气得她一口咬在他手臂上“别人我是不知道,但皇室男子不好色,我是万万不信!”

  “所以这辈子我只打算与你耗上了!”

  叶眠儿面如死灰“别介,我可不想殉葬。”

  司承瑾带着几许讥讽道“你还是介意…”

  只是无心的一句,不是故意的,戳痛了他,叶眠儿心里也不太好受。

  “以前她们也总是这样说,我已经习惯了。”

  叶眠儿有点同情他了,打小就活在没有明日的惶恐,这些年过去了,他才是那个饱受折磨的人。每个人的需求都不同,健康或许才是他最大的追求。

  司承瓀的侍卫看到司承瑾行礼道“八爷,他要杀二爷!”

  司承瑾摇摇了折扇,侍卫退下了。叶眠儿摸不清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