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说说文学 > 王妃每天都盼着守寡 > 第二十章王妃可有药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x33.net
    
  第二轮过后人数已不多,今年的谜底格外难。

  第三轮过后,只有他们两个人了。

  “古城姐妹—金银花”

  “鲛人挥泪—珍珠散”

  ……

  来来回回几十回合,花灯都见底了,两人还没分出胜负。

  叶眠儿坐在一旁竟然睡过去了。等她醒来的时候,猜灯谜已经结束了,司承瑾和许叶瞻共同享受醉清风的服务。

  叶眠儿打着哈欠说“我先回去睡觉了。”

  司承瑾捉住她的手腕道“眠儿不怕本王做坏事?”

  叶眠儿笑道“还请王爷多做一些坏事,最好是住在醉清风。”

  司承瑾被她气的脑仁疼,敲了她一记脑崩儿“那有劳眠儿替本王查一查,醉清风有那些姑娘对本王心存歹念。”

  叶眠儿精神了,醉清风里的姑娘们风情万种,总有那种把人迷得流连忘返的那种,她们最好能把司承瑾留住十天半个月的,她也好去景澜别苑。

  醉清风冷冷清清,叶眠儿问伙计“姑娘们呢?”

  “姑娘们去照井了,算算时间快回来了。”

  没有姑娘的醉清风连个酒楼都不如,除了霓虹灯,其他稍显寂寥。

  老鸨亲自招待,并把他们迎入最贵的房间。

  笑眯眯的问许叶瞻“这位小公子看着面生,第一次到咱醉清风来?”

  许叶瞻惊诧了一下,回复“妈妈,怎知我是第一次来?”

  老鸨斟茶送到许叶瞻面前“这两位小公子,年前差点把我这清风楼拆了,也差点要了妈妈的命。”

  司承瑾给了她一锭金子“可够?”

  老鸨把金子揣进袖袋“够,够。我已经命人去叫姑娘了,公子们稍等。”

  徐漫漫带着一众姑娘奔向雅间,伙计说王爷来了,她在井边又是整理妆容,又是检查衣衫。自从上次从王府离开,再也没见到王爷了,这次他竟然主动来了。

  徐漫漫显然吓了一跳,叶眠儿和陌生的公子也在,她的情绪缓和如常。

  叶眠儿一眼认出了王府的侍女,在老鸨的教导下,也越发的水灵美艳了。叶眠儿的内疚再次涌上心头,一时没考虑后果,让这姑娘进了风月场所。

  “叶公子第一次来,还请漫漫姑娘款待。我和眠儿去另一雅间。”

  谁要跟你去另一雅间,你占便宜占上瘾了。叶眠儿拉着那位侍女的手道“都是我害了你,你怨我恨我,我都能理解…”

  侍女甩开她“王妃说笑了,平儿一介婢女,怎会去怨恨王妃。”

  “你可知本王为何要送你道醉清风?”

  平儿道“犯了王府的规矩!”

  “可怨恨王妃?可怨恨本王?”

  “平儿不敢!”

  平儿是个很有个性的女子,她这句不敢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今日,本王给你一个机会,你若让本王欢心,之前王妃许诺你的依然作数。”

  叶眠儿喜上眉梢,他毕竟是个男人,美色当前,岂能坐怀不乱。

  “平儿,你一定要王爷满意。隔壁雅间,两位请。”

  叶眠儿趁着机会又去了厨房,给司承瑾的酒菜里作了手脚。并亲自给他们送去,又看着司承瑾喝下酒水。

  尽在掌握之中。

  趁着当下,让从安收拾了一下金银细软,离开王府。

  两人站在景澜别苑外,望着满园的干枯杂乱,从安抱紧了小包袱。

  “若不是来过一次,我还真有点怕。”

  叶眠儿叹息,这里的衰败和城内的繁华还真是鲜明对比。

  “公主。你确定要买下这荒园。”

  “嗯”

  这毕竟是母亲的念想,有朝一日,母亲回来了,看到这样的场景,必定会垂泪哀伤,所以要好好修葺一下,母亲回来了,她看到的和回忆中的一样,才能寻的一点安慰。

  “这里也不算太糟了。”叶眠儿道“虽然距城有点远,也算得上是交通要道,这地方大小合适。好些年没人住,荒废了也不足为怪。你看这里,虽然杂草横生,也能看得出之前的轮廓,修葺一下,定当是美轮美奂。”

  从安攥紧了小包袱“这得花多少银子?”

  叶眠儿看了一下小包袱“全部”

  这下该从安牙痛了。

  早晚都要从王府出来了,趁早打算,不至于以后流落街头。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你负责安保。我负责赚钱养家!”

  从安从小就没有家,更没有人对他说过这样温暖的话。小时候流落街头,要不是楚思瑜他就被冻死了,后来就认识了叶眠儿,楚思瑜让他保护叶眠儿的安全,一直到现在。

  “这下可愿意拿银子修葺?”

  从安点点头。

  “公主,我们没有设计图纸,如何复原?”

  叶眠儿想了又想,母亲曾对她说过的那些话,梧桐树下起舞,凉亭下饮酒赏月。这些地方怎么可能有设计图,看来有些图纸只能在工部找到了。又要去求司承瑾了。

  叶眠儿刚回来还未坐下,司承瑾闯了进来。她惊魂未定的看着他“你走路都不出声音吗?”

  司承瑾将她钳制在身下“爱妃可是做了亏心事?”

  叶眠儿双肘撑在他胸膛“你不能仗着长的好看,就想欺负我。”

  司承瑾邪邪的笑着“长的好看又不是我的错。”

  “那还是我的错?”

  他忍不住的亲吻了她,“嗯,错的简直离谱。”

  叶眠儿的眉头皱了起来,也想不明白自己哪儿错了。他一定是弄错了,莫非平儿伺候不周,他恼了,才回来发难的?这男人真是阴晴不定,难伺候。

  “王爷可是累了?我让人送你会竹园。”

  “王妃可有解药?”

  又提那件事情,还有完没完,“王爷定是搞错了,宁王遇刺,我同王爷在一起,我哪来的解药。”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那件事。”

  “那是?”

  “王妃的记性不好,忘性很大,本王提醒一下,方才,醉清风…”

  糟糕,被发现了。死不承认还是低头认错?

  “敢算计本王的人,没有一个人善终!”

  更不能承认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不能死。

  “王爷享受美人恩不好吗,况且我看那平儿,身材婀娜,姿色上成,不比那徐漫漫差。”

  司承瑾笑了,一手钳制她在怀中,一手悄悄解开她的衣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